星期四, 3月 06, 2008

白雪公主與玫瑰公主(Pt2)

原文:[M/F] Snow White and Rose Red /原作:Phil K
Snow White and Rose Red - Pt 2
http://www.spankingcommunity.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47&PN=7
小梅翻譯@200803

*****

翌日,賈斯駕著馬車來到了宮殿。公主努力不想讓賈斯知道她害怕的顫抖,登上馬車,跟著賈斯延著森林的小路回到他的小屋。一路上賈斯親切友好的跟公主聊天,但她只是瞪著眼睛注視著前面,沒有任何回應。

陽光照耀在這森林中的小屋,屋子周圍有一大群山羊在吃草。牠們看到賈斯,立刻停下吃草圍到賈斯附近。當他牽著白雪公主的手下馬車時,山羊們好奇的在她身邊嗅來嗅去。「走開,可怕的東西,」她嚇得大叫,雙手揮著要把山羊趕走,卻不小心碰到其中一隻山羊的鼻子,山羊的鼻子噴著氣,搖頭晃腦的跑開了。

「不要攻擊我的山羊,牠們不會傷害妳的。」賈斯平靜的說。

「只要我想,我就會打牠們。」她說,「我為什麼不?」

「因為我說的,」賈斯回答,「而且,如果妳打了牠們,妳一定會為此感到後悔。」

「鄉巴佬,你竟敢恐嚇我?」白雪公主生氣的咆哮。 

「我沒有恐嚇任何人,」賈斯說,「我只是給你一個良心的警告。」

白雪公主抬起她那漂亮的臉蛋,驕傲的走進屋子。這小屋的確乾淨又舒適,烤箱裡剛烤好的麵包飄出溫暖的味道。屋子裡放著一張桌子、兩張椅子、還有一個老舊的木箱。屋裡兩個角落一邊有扇門通往臥室,一邊放著一張單人床。當賈斯安頓好馬匹走進屋裡時,公主不耐煩的站著。

「你,幫我拿張椅子。」她命令。

「妳自己找張椅子坐吧。」賈斯溫柔的回答,並走到烤箱前。

公主氣呼呼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大聲的說「我餓了。」

「好,」賈斯說,「已經準備了新鮮剛烤好的麵包,並希望妳會喜歡山羊乳酪。」

「拿一些給我,我會告訴你該如何接待公主。」白雪公主盡量禮貌的說。

「食物就放在桌上,過來這邊嚐嚐。」賈斯說。

「噢不,」白雪公主說,「我是個公主,我不自己拿食物的,你必須服恃我。」

「我必須?」賈斯說「恩,我想妳大概寧願忍受飢餓。」然後賈斯就自己坐到桌子前面,津津有味的大吃了起來,他最愛的那隻母山羊在旁邊漫步,親暱的用鼻子蹭了蹭他。

白雪公主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鄉巴佬,照我說的做。」她命令,「不然我要懲罰你。」

「妳會嗎?」賈斯一點都不害怕的說,「這裡只有妳和我兩個人,沒有別人了,如果妳要懲罰我,妳似乎需要自己動手。」

「很好,我就自己來,」白雪公主說著就站了起來,走到賈斯旁邊一巴掌打在他臉上。賈斯瞇起眼睛壓制怒氣未發作,「這麼,我會建議妳別再做第二次。」他用平穩的口氣說。

「我自己決定我要做什麼,」白雪公主不改初衷,「我才不會受鄉巴佬威脅。現在,照我說的做,服侍我用餐。」

正當賈斯準備要回應時,那隻母山羊的鼻子碰到了白雪公主的手臂。她生氣的大叫了一聲,一腳踢過去,山羊痛苦的咩了一聲跑走了。

從公主身後,一隻手緊緊握住她揮舞著的手腕。公主驚訝的用力掙扎。她在賈斯的眼睛裡看到某種她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那是憤怒。

公主有些驚恐,揚起另一隻自由的手再給賈斯一個巴掌。但還沒碰到他臉頰,手腕就又被握住,兩隻手都被牢牢地抓住了。

「我已經警告過妳了,白雪公主」賈斯沉穩的說,「我已經告訴妳不要打我的山羊,以及不要打我。然而妳認為只要妳想妳就可以打任何人。恩,我的女孩,這是妳要學習的第一課,盡管你是公主、是女皇,妳還是不能為所欲為。」

賈斯強而有力的大手,緊緊的銬住公主的兩隻手,將公主拉向他,「你最好記得你說的話,」白雪公主大聲叫,「這就是你遵守承諾的方式?」

「我保證我不會傷害你的貞操,」賈斯回答「但我沒有做任何其他的承諾。」

他到桌上拿起一個平平的東西,長得像划船用的槳,是個十二英吋長的薄木板,四邊被磨得圓圓的,並有手把可以握。

「公主,妳知道這是什麼嗎?」賈斯問。

「為什麼我要知道?」

「沒有為什麼,我告訴妳,這是一隻魔法棒。」

「才沒有那種東西,」白雪公主嘲笑「那是騙小孩子的童話故事。」

「也許吧,不過這東西還是能創造出些簡單的魔術。正確來說,這叫做鍋鏟,是我做乳酪時使用的。不過它還有另外的用途……為了妳,親愛的公主,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公主立即知道的事情是,地板是由六英吋寬的木條組成,因為她臉朝下的被壓在賈斯的大腿上,鼻子差點就撞上了地板。「立刻放開我!」她憤怒的大叫,「你以為你在做什麼?你這卑鄙的傢伙。」

這麼說似乎有些奇怪,但公主真的不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事。她從來沒見過母親,而父親從她出生就非常溺愛她。在宮殿裡,也沒有任何人敢指責她。雖然有一兩次她的侍女們有向她奶媽抱怨過,但奶媽思慮過後決定什麼也不做。所以,在她的十八年生活中,從來沒有任何人在白雪公主面前用手指指過她。

不過,她曾經聽說淘氣的孩子會被打屁股。現在,她突然意識到她這個皇家公主等下可能會被打屁股,一種說不出來的侮辱感……

「你竟敢!」她尖叫。「放開我!你這個粗人,這太荒繆了,立刻放開我!不然我要叫衛兵了!」

「盡管叫吧,」賈斯一邊將她的裙子掀到腰上,一邊回應說,「方圓五英哩內除了我和我的山羊以外,沒有任何人了,隨便妳怎麼叫。妳的屁股真該好好被打一頓了。妳自己的所作所為造成了現在這個情況,我一定會讓妳感受應得的教訓。我敢說應該沒有其他人能教訓妳了。」

「救命阿,」白雪公主奮力的掙扎哭叫,「放開我!你這個差勁的鄉下人,你要為此付出性命!」

「也許吧,」賈斯一點都不緊張,「但我也可能會活得好好的。我倒是可以確定的跟妳說,白雪公主,我的女孩,在妳十八歲的這年,妳的屁股將被好好揍一頓了。」

無視於她的尖叫與掙扎,賈斯注視著眼前這迷人的景色。公主的身材高挑、苗條,但仍有著優美的曲線,她的屁股翹起美麗的弧度,除了一件白色絲質的小褲子以外,沒有了任何其他的保護。在那個時代裡很少有人穿著內衣褲,賈斯之前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穿著。他將手放在小褲子上撫摸想感受那材質,卻感受到在小褲子之下肌膚的柔軟。他快速的拉下小褲子,讓整個屁股完全的露出來。那飽滿、白皙、毫無瑕疵的屁股翹了出來,吸引住所有的目光。

「公主,妳的臀部非常的漂亮,」賈斯撫摸著那冰涼光滑的肌膚說,「但在我看來,它有個很大的缺點,它太白了。我很樂意讓它變成紅色,像玫瑰般紅、像日落般紅、像成熟的蘋果般紅潤…,嗯,很快我們就會見到了。」

「親愛的公主,這支魔法棒將要開始變魔術了。現在,因為妳白皙又冷漠的臉龐,看起來高傲又冷酷,人們叫妳白雪公主。當我的魔法棒發揮效果後,妳將會變成玫瑰公主,有著紅通通的臉頰。」

「妳可能會認為這魔法只是短暫的,妳很快又會變回白雪公主,而我也沒有辦法反駁妳。不過,也許這魔法很短暫,但只要妳需要,它就會再次把妳從白雪公主變成玫瑰公主。」

「那麼…公主,」賈斯揚起木板說,「就讓咒語開始吧!」

如同他所說的,他用木板平坦的那面重重的落在白雪公主右半邊的屁股上,公主沒有預料到這會如此的疼痛,哭了出來。她的十八年生涯中從來沒有這樣的感受,像是被火燒起來般的疼。肌膚上立刻浮現一塊明亮的粉紅色印子,像是被熱鐵烙過。賈斯饒富興趣的看著,然後用同樣力氣打在另一半屁股上。

啪!啪!啪!啪!木板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打在白雪公主充滿彈性的屁股上,她隨之哭泣尖叫,一雙長腿用力的踢動掙扎,用盡所有詞彙咒罵賈斯會得到報應。

在連續打了十二下後,十二個印子推疊在那雪白色的小丘上,賈斯停下來欣賞他的傑作。白雪公主臀部上的每一吋肌膚都散發著溫暖的紅色,看起來比之前更漂亮了。

公主以為懲罰結束了,想要爬起來,但賈斯強壯的右臂仍將她牢牢的壓在大腿上。「噢不,親愛的,」賈斯用木板輕輕拍著她的屁股說,「還沒結束呢,這才剛要開始,」

「年輕的小姐,你有三堂課需要學習。妳的第一堂課就是,國王的女兒也不能任意虐待任何的生物。希望這頓打能幫助妳記得這件事。我的女孩,妳還是可以繼續漫罵威脅我,但妳會發現這是沒有用的,木板仍會繼續打在妳的光屁股上,我只會在我認為足夠的情況下結束這次處罰。」

賈斯移動了一下,再次將公主壓緊繼續給她懲罰。老實說,賈斯並不是第一次如此教訓年輕女士了,但白雪公主是最美麗的一個,也是最應該要接受處罰的一個。這頓打持續了十幾分鐘,賈斯感到十分滿足。

起初公主還在尖叫與咒罵,然後開始哀求並抗辯自己沒有錯,最後她哭濕了雙眼,保證她一定會聽話,拜託…拜託賈斯不要再打她可憐的…灼熱的…一碰就痛的屁股了。但不論她怎麼說什麼或做什麼,小木板還是毫不留情的升起、落下,施展魔法讓她可愛的兩半屁股從白雪般的白,變成玫瑰般的紅。

賈斯一邊打公主屁股,一邊用和緩、紳士般的口吻告訴她,她是如何的應該受到懲罰,還有她的屁股挨了板子後,是變得多麼羞紅,肌肉疼痛得顫抖是多麼的好看。

「白雪公主,妳並非是一個真的壞女孩,」賈斯說,但並沒有停下他的手,「妳就是太被寵壞了,妳很自私又不懂得體貼。我認為妳未來幾年還是很需要打屁股的提醒。不過,能有機會打妳屁股的人,真會是個幸運的男人。」

當賈斯一放開她,她不顧自己還在啜泣,氣喘吁吁的一溜煙逃到賈斯母親的臥室裡,趴在床上揉揉那滾燙的小屁股,放任眼淚肆意地流,感覺是又痛又憤怒。他怎麼敢?他怎麼敢?這個畜牲!這個鄉巴佬!她可是白雪公主,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裡的公主,沒有人敢傷害她任何一根毛髮的公主。 --這個粗魯的鄙夫!果然只是個牧羊人,竟然…竟然敢…打她屁股,而且還是用個廚房的炊具打她光屁股!真是忍無可忍,這是對皇室的不忠!她,可是這個王國裡的第一夫人…竟然被如此羞辱…被一個牧羊人打屁股!他一定要死,她要把他關到最深的地牢裡,狠狠的鞭打、施以酷刑、然後處死!明天!明天她一定要傳喚皇家侍衛把這個腦袋塞滿稻草的呆子抓起來,這個不懂得如何向女士求愛還打她的傢伙一定要死!一定要慢慢的折磨他,而她會在旁邊幸災樂禍的看著他痛苦……

想到這,白雪公主感到安慰些了,她哭累了,慢慢的睡著了。幾個小時後她突然驚醒跳了起來。已經是深夜了,月光透過木屋的縫隙灑進房間。她站在那裡,一下子想不起來自己身在何處。然而臀部上一陣疼痛讓她想了起來,她在那牧羊人的小屋裡,而且牧羊人還打了她屁股!

瞬間她又感到非常的憤怒。不過,她的屁股不像一開始那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刺刺麻麻的感覺。公主意識到一種新感覺:某種溫暖的情感在她血管中竄流。那種感覺彷彿是從那剛挨過打的臀部竄出。白雪公主在半夢半醒間,發現她的手不自覺的就會滑到屁股下面,臀部上還熱熱的,彷彿在渴望著關心。

手指頭碰到私密處,那裡很熱又溼潤。手指頭順從著慾望滑動,迷濛間,賈斯的臉出現在眼前。他現在睡著了,一隻腳露在外面。當賈斯將她壓在大腿上之前,他的臉看起來憤怒又如此堅決,她感到好丟臉……

也許她真的有一點該受到處罰?這種想法讓她很驚訝。這是公主長那麼大以來第一次嘗試設身處地為別人想想。賈斯說她很自私,說她被寵壞了,然後一邊揍她屁股。她看到她自己在這簡單的小屋裡,荒謬的擺架子,想得到注目,還打了他的臉。這樣的行為似乎是應該被打屁股的?

白雪公主輕輕的呻吟,她愉快的在背後的小丘上重新感受她的處罰。她同時扮演兩個人:是白雪公主,傲慢又惹人生氣;是賈斯,生氣並決定動手。賈斯響亮的拍擊讓她屁股變紅,她感受到他的愉悅;她感受這些拍擊,疼痛降臨在她那毫無防備的屁股上,痛苦又帶著奇妙的刺激。她打人又挨打,她是賈斯也是白雪公主……她的愉悅不斷的膨脹,爆出一股暖流,像是太陽下的成熟果子般流出汁液……

白雪公主的臉龐染上了紅暈,嘴角帶著微笑,滿足的沉睡了過去。

* * * * * 

2 則留言: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