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16, 2008

白雪公主與玫瑰公主(Pt3)

原文:[M/F] Snow White and Rose Red /原作:Phil K
Snow White and Rose Red - Pt3
http://www.spankingcommunity.com/forum/forum_posts.asp?TID=250
小梅翻譯@200803

當公主醒來時,太陽已經高高升起了。外面傳來賈斯在跟山羊講話的聲音,他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友善和愉悅。公主發現自己很難去恨他。以農夫來說,他的長相還不難看。沒錯,他是狠狠的打了她的屁股,但這應該還不是最糟糕的事。公主沉思著,簡單來說,她可不想再被打一次了,這應該不會太困難。

因此,這個早晨,白雪公主從心裡開始改善她的每個行為。賈斯做好了早餐,爽朗的邀請她一同用餐。白雪公主笑起來很漂亮,當她選擇(?)謙卑的用自己的手從桌上拿食物時,真是個迷人的小姐。公主坐上椅子時顯得戰戰兢兢的,賈斯平靜的笑了笑,沒說什麼。整個早晨很愉快的過去了,直到白雪公主很不明智的說出,只要賈斯保證不會再這樣做,她就會原諒他。

「你在做什麼?」賈斯說,「原諒我什麼?這是請求嗎?」

「當然是為了你害我蒙羞,」白雪公主毫不猶豫的立刻回答,「為了你打我…的人!」

「你的人?親愛的女孩,妳的屁股真的是非常該打,」賈斯回應「很早就該有人做這件事了。妳說不要再這樣做……但相反的,我很確定的是,不管什麼時候,只要妳需要被好好管教,我都會把妳壓到腿上用力打屁股,也許還會打得比上次更重。」

白雪公主語調高傲的揚起,命令,「既然這樣,這位先生,我要結束你這個差勁的小屋之旅!立刻帶我回皇宮!」

「只要妳喜歡,隨便妳要去哪裡,」賈斯文風不動的回答,「不過,請用妳自己的兩隻腳。比起浪費時間送妳回去城市,我有其他更重要的事要做。」

白雪公主憤怒的剁腳,完全忘記她人在哪裡,「你竟敢不聽我的命令!」她咆嘯,「無禮的賤人!立刻照我說的做!」

賈斯緩緩的揚起一抹懶惰的微笑。白雪公主突然感到心一沉,她知道那微笑代表著什麼。「小姐,這裡不歡迎皇室的命令」他緩緩的說,「我說過,妳有三堂課需要學習。第一堂課是,妳不能任意虐待任何的生物。我希望,在魔法棒的說明之下,妳有真的好好學習到。」

「現在,第二堂課是 —妳不能強迫任何人遵從妳的命令,不管是不是皇家的命令。我原本希望妳能自己認知到這點,但看起來昨天的魔法似乎沒有作用了,今天魔法棒勢必要再次用來幫助妳。」

「噢,不,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公主一邊哭,一邊後退。

「太晚了,小姐,」賈斯拿起木鏟走向她,「我知道妳很抱歉,但相信我,公主殿下,您等下一定會有更多的抱歉。」

很快的,白雪公主就再次發現自己橫跨在賈斯腿上,他強壯的右手快速的揮動木鏟,一連串劈啪作響的打上她顫抖的臀部。喔,她的確是感到更懊悔了。

這是她第二次挨打,比起第一次感覺更糟更痛。賈斯對著她的光屁股解釋:「昨天,我猜你之前應該從來沒有被打過屁股,所以打起來有些保留,我猜想只要給妳個警告妳就能從中吸取教訓,」

「我確信妳這可愛的兩瓣屁股,還留著點昨天挨打的記憶,但妳似乎沒有好好學習。所以,公主小姐,這表示妳需要更嚴厲的教訓,我確信這會讓妳印象深刻。」

因此,在這個充滿陽光的夏天,成群的山羊們聽著清脆的拍擊敲出一連串的節奏,搭配著越來越抱歉的年輕女孩哭聲與喘息,巧妙的融合迴響在樹林間。木板無情的升起又落下,白雪公主的兩瓣山丘又再度的染上粉紅、玫瑰紅、然後是輕輕一碰就痛的腓紅。

白雪公主徒勞的哭泣、懇求、保證一定會改善她的行為。直到屁股上挨滿整整的一百下,屁股上的每一吋肌膚都疼得顫抖,賈斯才放她起來。將她摟在臂彎,擦拭她臉上的淚水。

如果那些奉承的追求者看到眼前這畫面一定會非常的驚訝!現在,他們的冰公主,臉頰上染著可愛的紅暈(雖然沒有比她另一個面頰還紅),綠色的眼睛裡充滿著淚水,可憐兮兮的依偎在賈斯身上哭泣。

「嗚,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她乞求說,「我的屁股好痛,被打爛了!拜託,拜託答應我,我保證我會做個乖女孩,拜託你答應以後不會再這樣打我。」

賈斯將她摟在懷裡,輕輕撫摸她的頭髮,低聲說,「好,我答應妳,我不會再打妳屁股了,」他壞笑,「今天。」

賈斯笑著看白雪公主不依的哀號,溫柔的將她抱到床上,面朝下趴著。「在這等我一下,甜心,」賈斯說「我有東西可以讓妳舒服些。」

不久之後他拿了個小木桶回來。白雪公主仍趴在原本的地方沒動,剛挨過打的屁股翹在那裡什麼也沒穿。一整片通紅跟腰部和大腿的雪白形成了明顯對比。賈斯彎下腰來,溫柔的吻遍那炙熱的山丘,白雪公主隨著他的唇蠕動,喉嚨深處發出愉悅的呻吟。

賈斯從桶子裡舀出滿滿一湯匙的奶油,一整匙冰冰涼涼的倒在那火熱的曲線。

「喔~~~!」白雪公主呻吟,「啊!噢,好舒服!」

賈斯開始溫柔的幫她按摩,將奶油滑上那剛挨過打的小丘。奶油撫慰著那滾燙的肌膚,白雪公主放任自己享受這奢侈的按摩,低聲吟出女人深層的欲望。

賈斯的手指頭順著奶油滑進了玫瑰色的屁股之間,指尖輕輕的碰觸到那兩瓣嫣紅中間深處的縐褶。白雪公主失神的扭動,抓住賈斯的手讓他滑向兩腿之間。再次的,剛挨過打的屁股熱度似乎又傳送到某個地方去了。她渴望感受他的手指,渴望那滑溜的奶油抹上她溫熱的私密處。

「親愛的,不行,那裡不行。」賈斯說,輕輕的把手移開,「現在還不行,我必須遵守我的諾言。也許不久後我們可以。」

「可是我想要你!」白雪公主帶著哭音懇求。

「我知道,但我不能。乖,聽話。」

「我不要聽話!」白雪公主像個五歲小女孩般任性的大喊。

「妳最好要聽話,」賈斯的聲音中透漏著警告,「請記得妳學會的教訓。」

「可是你答應我今天不會再打我了!」白雪公主低聲抗議。

「當然,但明天將會是另一天的開始。」

的確,隔日也是個美好的一天。太陽高高的閃耀,鳥兒快樂的歌唱,森林中閃耀著漂亮的翠綠。他們愉快的一起吃了早餐,公主沒有再發出命令就自己動手,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她的改變。

「想要去森林裡走走嗎?」賈斯問,「我們可以帶著食物去野餐。」

「要!我很想去!」白雪公主激動的說,她到現在從來沒有野餐過。噢,如果那次遠征考察沒有那該死的長桌、為女士準備的高貴椅子、有蓋子的瓷具、還有那隻塞滿香料的雞的話,也許勉強可以叫做野餐。

「好,」賈斯說,「我去把馬牽出來,妳負責收拾早餐與洗碗。」

你現在可能會認為公主已經學會了,開始慢慢的會自己動手?但她從出生就在宮殿裡成長,她下命令,並只做她想做的事。這個習慣很難在三天之內就被改變。

當賈斯離開後,白雪公主很快的就把碗盤丟到一邊不再注意它們,失神的回想著賈斯昨天打完她屁股後是多麼的溫柔。然後她漫步到屋外,享受陽光,看著賈斯將馬牽出來套上馬車。

弄好馬車後,賈斯回到屋裡準備野餐的食物。沒多久就聽到他喊「白雪公主,麻煩進來一下,」

她走進屋裡看到賈斯站在桌子旁。他穩重的聲音帶著硬度,「妳怎麼沒洗碗?」

「啊,對,我忘記了,」白雪公主蠻不在意的回答,「這很重要嗎?會有僕人去…」她突然停了下來,警覺到自己不該這樣。

賈斯冷笑,「公主,這裡只有妳和我,沒有僕人,沒有僕人會去收拾。如果我們能互相分工,事情會做得很快。但如果有人推卸工作,那事情就很難做了。」

「我等下就會做了!」白雪公主緊張的說,她看得懂賈斯現在的眼神代表什麼意思,屁股感到隱隱作痛。

「也許妳會做,親愛的,但妳也有可能把工作都留給我。不管那些可能,妳現在必須學習妳的第三堂課 --有關紀律的一堂課。」

「這不公平!」白雪公主抗議。「我下命令我就要挨打,但就可以下命令,而我沒服從命令也要被打屁股!」

「是的,這其中的差異在於,妳已經同意要完成這工作,而這工作也不難。小姐,在我的王國裡,承諾請務必要達成。」

白雪公主噘著嘴,「所以你不帶我去森林野餐了,反而要再打我一頓屁股。真殘忍。」

「不,」賈斯掛著一抹奇怪的笑容,「我沒有準備要打妳屁股。」

「啊?」白雪公主的聲音裡似乎透露出一點點失望。

「是的,如妳所說的,我應該要好好揍揍妳的小屁股,不管妳是否願意都要把妳壓在腿上讓你嚐嚐挨打的滋味。但今天這堂課要教的是紀律與服從。我希望妳是自願的接受打屁股處罰。」

白雪公主瞪大了眼睛。「自願?」

「沒錯,我不會用力量強迫妳趴下。我要妳自己趴在桌子上,自願的請求我打妳屁股。妳會嗎?」

「如果我不要呢?」

「那我會把妳丟到馬車上送妳回皇宮,然後妳從此就再也不會看到我。」

白雪公主沉默了。最後她嘆了一口氣說,「好,賈斯,我會照妳說的做。但請打輕點,我可憐的屁股因為昨天,現在還痛著呢。」

「這會取決於妳的表現,」賈斯回答「看妳是否會乖乖的服從,」賈斯拿起木鏟,「請趴到桌上吧。很好,將裙子拉起來。乖女孩,現在把妳的小褲子拉下。」

白雪公主不太情願的照做了。當絲質的布料退開,只留下那赤裸又脆弱的兩瓣屁股,她感到一抹涼意。

「很好,」賈斯接續著說「現在,因為你沒有遵守約定,請求我懲罰妳的光屁股。要說『親愛的賈斯』。」

聲音似乎卡在白雪公主的喉嚨哩,但她強迫自己說出「親愛的賈斯……因為我沒有…遵守約定…請…請處罰我的…光屁股。」

「親愛的,我很樂意。我將打妳二十四下,先打右邊十二下,再換另一邊十二下。妳要控制自己趴著不要亂動,如果妳站了起來,或是把手放到後面擋住屁股,那就再多加六下。」

瞄準目標,賈斯揚起木板力道十足的打在白雪公主右半邊屁股最豐腴的那塊。

啪!!!

「啊!!!喔!!!」她尖叫,不受控制的跳了起來,兩隻手捂在痛處。她完全沒想到會那麼疼,疼到跳了起來,他臂膀上肌肉蘊含的力量真是大得可怕。

「請趴好,」賈斯冷冷的說,「因為妳站起來,要加六下,而妳的手跑去擋住屁股也要另外在加六下。」

「噢,拜託,別這樣,」白雪公主苦苦哀求。但還是乖乖的趴了回去,費盡全力的維持住姿勢,讓剩下十七下鞭打用力的在右瓣屁股上留下印記。

賈斯停下來欣賞他的傑作,女孩可愛的臀部一半暈染著深紅,另一半仍白皙無瑕。

「公主妳看阿,這就是我的魔法,」他咧嘴而笑,「妳現在是個二合一的公主,一半屁股是玫瑰公主,另一半是白雪公主。這畫面真是迷人。哎,不過等下就看不到了,當唸完剩下的咒語,妳就會完全的轉換了。」

「混蛋!」白雪公主哭著罵,「我恨你!你殘酷又無情,我希望我從來就沒有遇見你!繼續啊!趕快結束這一切!」

「如妳所願,」賈斯優雅的說「這是我的任務。」

啪!!啪!!啪!!白雪公主尖叫、哭泣、兩隻腳忍不住跳來跳去。當木板第十八次落下,她的臉脹得跟屁股上一樣紅。賈斯扶起她緊緊的抱住,親吻她的淚珠。

「我的甜心,妳表現得很好,」他低聲說,「現在是我們野餐的時間了,妳最好帶些軟墊去坐。」

* * * * * 

就在這個時候,國王感到他的焦慮與日俱增。他的女兒整整三天沒有任何消息,他怎麼會愚蠢到把她託付給一個牧羊人?他敬畏他的女兒,也不願意嘲笑她的命令。但…她雖然禁止侍女與衛兵跟隨,但應該不會禁止她的老父親吧。因此,第四天早晨,他換上破舊的衣服,從馬房裡挑出一隻不倫不類的馬,獨自的前往森林。

他隨身帶著一把古老的劍,他已經老了、衰弱了,而賈斯年輕又強壯。但不管如何,他一定要盡全力的保護他的孩子,這是他的義務(?)

這樣的念頭支持著他,找到了牧羊人的小屋。他遠遠的看到小屋,就把馬拴好,悄悄的步行前進。當他走到附近,他被少女無憂無慮的笑聲吸引住了,那聲音透露著開心與頑皮。

「這聲音聽起來像是我女兒的聲音?」他想,「但我從來沒聽過她笑得那麼開心。」

國王爬到窗戶旁向裡面偷看。賈斯坐在桌子旁,正面對著窗口,桌面上放著大塊麵包與乳酪。背對著窗戶坐著一個翹頭髮、神采奕奕的女孩,穿著簡單的衣服,開心的笑著。女孩歪著腦袋,國王瞥見了她的面孔。他深吸了一口氣,女孩的臉龐洋溢著歡樂,眼睛裡透著皎詰。

「噢,你竟敢忽視我的魅力,賈斯先生?」她頑皮的用傲慢的口氣說。那牧羊人大笑,「我的甜心,」他說「我每一分鐘都想把妳丟到床上深深的愛妳,但我必須遵守我的諾言。如果一個星期過了,妳還希望我這樣做的話,我會讓妳嚐嚐我的另一隻魔法棒,讓妳知道我如何施展另一個魔法。但現在不管妳如何撒嬌,我都會遵守諾言。」

「如果我取消這個約定呢?」女孩問。

「妳不能。我是跟妳父親約定的,不是妳。」

「那如果我用皇家的命令要求你呢?」

賈斯假裝升起怒氣,開玩笑的威脅,「親愛的女孩,妳應該知道在這小屋裡下達皇家命令的小姐會發生什麼事吧?」

女孩一聽,突然閃電般的從桌上抓起一把小木鏟,從窗戶扔了出去,差點削到國王的鼻子。「噢,」她撒嬌的說,「你現在不能打我了!你的魔法棒不見了!」

賈斯大笑,一把抱住了她。「噢,甜心,我不需要魔法棒也能好好照顧妳的屁股,」他笑著說,「妳很快就會知道,我的手也會施展溫暖的魔法。」

「那你要先抓到我,暴徒先生。」女孩叫道,推開他繞著桌子轉。在女孩跟賈斯的追逐中,他們撞開了門,跑到屋外,國王匆忙的躲進院子中一堆木材的後面。女孩邊叫邊跑,一不小心被一根繩子絆倒,賈斯靈敏的立刻拉住了她,將她抱起來,到附近一個木樁上坐下,讓女孩面朝下的趴在他腿上。她一面掙扎一面格格地笑,兩腳像第一次挨打那樣亂踢亂踢。

國王非常訝異的看著演前的景象。這是他的女兒嗎?那個冰冷高傲又難以親近的白雪公主?這個散亂著頭髮、臉頰有如玫瑰般紅潤、眼睛閃耀著光芒、無由無慮笑著的女孩,是他的女兒?現在牧羊人把她裙子拉了起來,露出修長勻稱的美腿,以及渾圓飽滿、看起來很好打的光屁股。而女孩嘻笑著亂叫。

「現在,年輕的女士,」賈斯撫摸著那柔軟的小丘說,「我要讓妳知道,我的手掌也會施展魔法,我要再次將這兩團肉染上漂亮的紅,快速的把妳從白雪公主變成玫瑰公主。」一說完,巴掌就批啪作響的打在她充滿彈性的臀部上。

「噢~~~!」她叫著,輕輕擺動著那轉成粉紅色的屁股。「噢,不要打了,你這個野獸!你竟敢這樣對待公主,噢!救命!啊喔!因為你對皇室的反抗,我要判你死刑。啊啊啊!我的屁股!」

「喔?是嗎?」賈斯仍然精力充沛的打著她屁股說,「如果這是我最後一次打妳屁股的機會,那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我要讓妳這皇家的小屁股變成皇家的烤麵包!」

「噢噢噢! 不,停手,我命令你停手!噢!我是白雪公主耶!噢!放開我!屁股打爛了啦!噢!救命!」

「妳已經再也不是白雪公主了,」賈斯停下手,撫摸那燦爛的肌膚回應說,「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白雪公主是冷漠、蒼白、又驕傲的,從來沒以任何人能打動她。然而,妳現在已經是個玫瑰公主了。這三天來,有人給了妳溫暖,妳的臉頰充滿紅潤,而且現在還要繼續溫暖妳呢。噢,是阿,我想我們將來還有很多機會呢。」

說到這,他又開始對她背後那甜美的曲線展開攻擊,巴掌從容不迫的、一下一下的吻上屁股。而她,隨著巴掌帶來的疼痛與刺激,偶爾踢一下腿、扭動一下,偶爾低深懇求原諒。(雖然聽起來不是很誠懇。)

國王悄悄的離開了,沉默的跳上馬回去了。他有點困惑,思考著。他的寶劍仍掛在身上砰砰響。他原本是想來保護女兒,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但是當他看到女兒被追趕、被抓了起來、裙子被拉起來、還被結實的打屁股?但他卻沒有前去阻止?

國王搖了搖頭。他一直認為他是個好父親,他盡全力的讓女孩開心,不遺餘力的給予父親的愛。但這三天的變化震撼了他,也許,他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時間又過去了三天。賈斯準時的帶公主回到宮殿。她站到國王前面,穿著賈斯的那套簡單、鄉下的衣服,嘴角上揚,綠色的眼睛不再冰冷,閃爍著光芒,像是顆綠色的寶石。她黑色的長髮有些凌亂,但臉上帶著神秘的笑容。

「國王先生,我將你的女兒帶回來了,」賈斯禮貌的說,「如同我的承諾,她仍跟離開宮殿時一樣,保有她的貞操。公主也能證實這一點。」

「嗯,是的,」國王說,「請告訴我,你是否如同你說的,讓她愛上了你?」

「這個問題您應該要問問看公主。」賈斯說。

「嗯,我親愛的女兒,」國王的聲音有些緊張,「告訴我,這年輕人是否有打動妳的心?」

公主笑了,「噢,是的,他經常照顧我、給我溫暖,這個禮拜沒有一天他不會給我溫暖。除了賈斯以外,肯定沒有其他男人能打動我了。請告訴我,」公主停了下來,朝著賈斯神秘的笑了一下,「我的臉頰上是否擁有玫瑰般的紅潤?」

「是的,」國王說,忍不住回想到那畫面,「你是真心愛他的嗎?」

「噢,是的。」白雪公主舉起賈斯的右手,親吻他的手背。

「那妳願意跟他結婚嗎?」

公主的臉刷的一聲變得更紅了。「噢,是的,我願意。」她說。

宮殿外面的街道爆出了一片歡呼聲,喜悅傳片了整個城市,在遙遠的森林裡,賈斯的山羊們也抬起頭來,好奇的聽著那片歡呼聲。

一個星期後,賈斯和公主舉行了婚禮。一般人訝異的是,結婚後她拒絕叫做白雪公主。「通常,女性結婚後都會更改名字,我也是。」她說,「從此以後請叫我玫瑰公主。」她紅著小臉補充,「這是為了歌頌我最愛的賈斯,在我身上施展的魔法。」

關於賈斯的部份,他拒絕加冕成為國王。「我們只會有一個國王,在您還活著的時候,您就是國王。」他告訴岳父說,「不論怎麼說,一個牧羊人經過一個星期就變成國王,對大部分人來講都是難以接受的。請您加冕我成為王子,我與我心愛的妻子會一同協助您治理國事。直到我能取得人民的信賴,足以擔任國王。相信這應該不會太久。」

「敬愛的王子,您至少要掛上這面授旗。」國王的使者說。

「喔?是嗎?」賈斯說,「好的,但我有些另外的想法,還需要仰賴您的專業技術幫忙,朋友。」

賈斯在羊皮紙上畫著草稿,使者看著說,「噢,我看到了。王子殿下,請原諒我這麼說,這看起來並不太常見。一般來說上面都是畫著金屬的盾牌或武器。」

「是的,但這是我的希望。」賈斯王子說。

所以,在賈斯王子的宮殿上掛著這樣的旗幟:兩隻山羊之間一片翠綠,中間有一隻小木鏟與帶著嫣紅的兩曲線。上面繡著一句標語,「愛之深,責之切」。這也流傳成為歷代子孫堅守的格言。

這個故事,就在公主閃耀著玫瑰般的光彩下結束了。
The End

* * * * * 

我很喜歡改編童話故事這樣的題材,所以當初一看到這題目,有關白雪公主,我就義無反顧的跳了進來。原本以為很純情,但其實中間有很多大人們的情慾,真是好看。
最後一段穿插著法文,看不太懂。我自己靠著些幻想編了出來,有點不太確定有沒有忠於原著阿。(汗) by小梅

2 則留言:

  1. 喔~
    超好看~~~

    我愛這一版的童話

    回覆刪除
  2. 因此,在這個充滿陽光的夏天,成群的山羊們聽著清脆的拍擊敲出一連串的節奏,搭配著越來越抱歉的年輕女孩哭聲與喘息,巧妙的融合迴響在樹林間。--這段寫的最棒了^^

    回覆刪除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