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08, 2008

對話

  

梅子不滿的抗議:「屁啦,這什麼東西?鬼才知道咧!」
鬼才不懷好意的笑:「是阿,『鬼才』知道。」





* * * * *

某蟲正乖順的趴著、翹著屁股、啪啪啪的承受痛苦中,
一連串沒有休止符的樂章,疼痛來得難以忍受,
蟲:「啊~~~停啊~~~」
婷:「又!」






* * * * *

梅子去藥妝店買普拿疼,某藍疑惑「為什麼要買普拿疼?」
鬼才:「某蟲推薦的,她玩打屁股都靠這個才不會痛的。」
某藍斜眼揪著某蟲:「原來你都是靠這個才那麼耐打啊。」

一段時間過後,某淳被扯下牛仔小短褲,木板劈哩啪啦做響
某淳酥軟的聲音小聲喊著,「啊,我要普拿疼!」



    

1 則留言:

  1. 文字多奇妙
    我愛 妙言妙語^ ^

    回覆刪除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