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3月 29, 2010

美樂蒂故事集5 - 借宿(lymkill翻譯)

lymkill翻譯、小梅編輯

通常瑪麗和喬西在週末是「允許」美樂蒂與他們的好友羅傑和柯拉一起度過。他們已經七十多歲了,扮演美樂蒂慈祥的祖父和祖母。慢慢的他們開始感覺這年齡的負擔了,他們計畫著在兩三年內去做返老還童,他們不認為自己能夠應付一個還童罪犯(因為他們過去曾經做過幾次),但是他們能利用自己的方式來幫助喬西和瑪麗(還有當地其他的父母們)。

打屁股教育是長久傳承下來的,能夠成功地使之前那些還童罪犯一生都規規矩矩的,它當然也能用來應付一個頑皮的小男孩或者小女孩,不論何時。而且,它也能給像喬西和瑪麗這樣的同好情侶一個正當的機會,去做一般人覺得不太符合道德觀的行為,也就是他們互相間的性愛打屁股。(並且收養美樂蒂和之前的幾個…也能讓他們帶來…嗯…刺激)

然而,作為祖父和祖母的角色,羅傑和柯拉要比孩子們的父母對待他們稍微寬容些。他們允許孩子們更晚睡一點,可以觀看更多的兒童節目。

但是這個週末有些許不同。當美樂蒂拿著行李抵達門口的時候(他們住處間僅相隔一條街),她發現一個小男孩已經在客廳裏玩耍了。

「你好啊,美樂蒂。」她的「祖母」柯拉問候道。 這是你的「表哥」比利•彼得斯。他九歲了。他的父母接到消息去了外地,所以你今晚將要和他一起度過了,可能明晚也一樣。

開始時,美樂蒂沒有異議,儘管她不喜歡和別人分享她的祖父和祖母的關愛。但是當她上樓發現比利的小提箱放在她的房間時,她明白了……柯拉和羅傑的房間…… 書房……喂!只有一個多餘的臥室。她扔下她的手提箱,飛奔到了書房,羅傑正在他的書桌前工作。

「爺爺,比利的東西在我的房間裡。我應該住在哪里?和奶奶一起?哼?」

「(輕笑)不,美樂蒂,你還是和以前一樣住你的房間。這雙人床是足夠寬的……」

「(害羞)但他是一個男孩子!!我不能和一個男孩子睡在一起!」

「為什麼不能?害怕他有蝨子?美樂蒂,你知道,我不喜歡你現在有這麼多的意見。」祖父伸手抓住了美樂蒂的胳膊,拉她趴在了他的腿上。「我知道這有點突然,但我相信你能和比利相處得非常融洽。(祖父透著她的白色連衣裙輕拍她的屁股作為強調)至少,你們的處境相似,你們兩個都是還童罪犯。現在快點下樓去瞭解他吧。」

美樂蒂順從了,仍舊對這情況帶著一點憤怒。後來她發現比利還可以,對於一個男孩子來說,他是個習慣發號施令的傢伙,想要做所有的決定,但也因為他比她年齡大。(這兒童年齡的等級制度是被認可和鼓勵的)所以,美樂蒂發現她很多次地迷上了他,在玩錄影遊戲的時候她再也不能手眼協調地玩好它了。

晚餐的食物顯得比平時更粗糙些,兩個孩子不喜歡吃,他們想要有鹹一點的或油炸酥脆的食物等,但遺憾的是,他們從七點開始四個小時都坐在起居室家庭劇院型播放器前,這羅傑和柯拉喜歡的特別新聞節目,鉅細靡遺的播報新聞事件。

發生了什麼事呢?四個青少年,真正的孩子,不是返老還童的,在他們的父母外出的時候偷偷地體驗了些父母的SKLAVA葉。這當然相當糟糕,因為SKLAVA像酒精和煙草一樣是不允許21歲以下的人使用的,在現代這種治安良好的情況下,仍有一些孩子期待體驗它們。當他們被抓住的時候(他們一定會被抓住的),會被處罰做一些勞動的雜務等等。所有的孩子都喜歡挑戰禁忌的極限,來證明自己已經長大,這是自然的。

其中一個女孩,十三歲的海倫,帶來了一些啤酒。所有的孩子都打破了禁忌,他們雖然知道SKLAVA和酒精飲料是一個的結合,但是他們就是想做。若只是SKLAVA加啤酒,也不算是太糟糕的錯誤,但他們決定開家裡的車去兜風,飛車重重的撞上一個男人。

駕駛執照必須滿21歲的成年人才可以擁有。

幸運的是,車禍後這個男人搶救回來了。救護車配備了新式的緊急再生系統。這個小儀器,僅僅54公斤,挽救過許多生命,不管傷得多麼嚴重。駕駛的神經組織大部分已經癱瘓,心臟幾乎快停止了跳動,脊椎斷成好幾節。他已經快完了……然而這個設備救活了他,只幾秒鐘就完全恢復了,雖然有一個重大的缺點……

回顧一下返老還童再生技術的歷史。開始時,600年前,所有接受再生的人都會變成一個女孩。這是因為,再之前,所有研究再生系統的人類都是雌雄同體的。他們有32對染色體,並且不像我們有XX和XY這樣的區別。因此他們的研發出的再生機器重生一個新身體時,會忽略Y染色體。這引起了許多問題,每一個再生的人都成為潛在的母親,事實上,那時有著非常嚴格的生殖法規範,也是人口數量急劇下滑的原因,直到近50年得到解決為止。

這是外星人幫助解決的。他們也遇到了類似的問題,他們的複生人都變成男人。因為有可以相融合的染色體,他們混合兩邊的情況解決了此問題,製造重生的人類可以有不成對的染色體,那樣更容易給人類運用。但這並非百分之百的完美,即使是今天,也有差不多1%的男性返老還童之後變成了一個小女孩。這種情形,常常需要進行第二次返老還童修正,而這個人也不得不多忍受額外的三年童年時光。當然,還是會有1%的機率又變成小女孩,現在就有9個這樣的案例。

然而為了拯救重大傷勢,他們沒辦法讓電腦處理額外的需求,緊急複生的人總是會變成一個小女孩。事實上,緊急情況讓他們只能進行一次的運算處理,不像一般會進行五次,而也不會有青春期阻礙問題,因為緊急運算只能讓複生者達到6到8歲之間。

弗朗茨•H•B感覺到一個突然的撞擊,看見地面衝向他。醒來後發現自己變成了7歲的小女孩,手背上印著「M」代表一個醫療複生者。

然後,13歲的海倫,14歲的瓊安娜,16歲的彼得和17歲的雅各也陷入了麻煩。

他們被父母保釋了出去,當然,植入了監測器並且處於委託統治的服役狀態(也就是,他們的父母被要求用最嚴厲的方法管束他們,除了學校和他們的房間外哪也不能去,7:30分就必須準時睡覺,等等)。

而且,他們被作為未成年人對待,他們從前的名字不允許再使用,他們的面容是電腦偽裝的。美樂蒂發現這很有趣,很少有真正的孩子闖這麼大的禍,所以她幾乎不知道關於未成年犯罪的條款。(這不適用於還童。)

法院是明智的。越小的孩子,需要承受的責任越少,所以法院判決越年輕的孩子回退的年齡越少。事實上,所有的孩子是被回還到了6歲,並且重新分類作為未成年還童罪犯。這兩個女孩和彼得將不得不再一次度過他們的童年時光,除了雅各被罰要進行兩次循環,在到達11歲後將再次回還到6歲。這種安排是一個「輕鬆」的還童刑罰。比較奇怪的是,若實際年齡超過21歲沒有犯罪而因緊急醫療返老還童的話,卻也要重新成長15年。

美樂蒂想知道他們是否也會像返老還童的罪犯一樣對待,他們是否會得到「難過」的打屁股和「輕鬆」的復原。答案很出人意料,是一樣的。

在這個社會,做父母的權利是非常重要的,經過這樣的重大疏失,也不會剝奪他們父母的權利。還童周期結束後,這些孩子將仍舊回到他們父母身邊。當然,父母們也將不得不,再次的養育他們成長來提升當父母的責任心。修正部門也將給每個孩子指派一個女家庭教師和他們同住。她的責任是務必要使孩子們對錯誤反省懊悔並永不再犯。

他們的父母毫無疑問的會打孩子屁股,不過不會以一個嚴重罪行的程度來打他們的屁股。這就是女家庭教師的工作。手、媽媽幫手、或髮刷會被多次地用在四個孩子身上,以確保他們能完全地理解他們粗魯行為的嚴重性。

但是他們不會像第一週期的還童罪犯那樣頻繁地被打屁股,一周也就2到3次打屁股,不是5到10次。大部分是用手,僅僅偶爾獲得嚴厲地教訓。未成年、青少年犯罪沒有像耶誕節那樣的特別懲罰日。然後再過幾年,比如說十歲,打屁股會漸漸地取消掉,將開始著重心理輔導,包含雅各,雖然他不得不再一次回到6歲。

看完後,比利說,這些小鬼頭沒有得到他們應得的懲罰。他覺得他們應該被多次返老還童,像他這樣。美樂蒂反對,覺得他們已得到了教訓,畢竟他們還是個孩子。

可憐的弗朗茨要怎麼辦?他比起別人失去了12年的光陰,他的婚禮也基本上辦不成了(除非她決定跟他不考慮年齡差),又變成了一個孩子直到他幾年後回到成年期,不過至少他還活著!

爭吵持續了幾分鐘,直到羅傑拍手制止了它。因為現在是比利的睡覺時間,而且早就超過了美樂蒂的睡覺時間。

「你們倆,去浴室,柯拉馬上就過去給你們洗澡,快點。」

他們一起??美樂蒂和比利互相警惕地看了看,都臉紅了起來。但是,當然,在群居社區(那裡每對夫妻有更多的孩子),他們這個年齡的孩子經常一起洗澡,就像對待孩子。並且,作為罪犯,沒必要的羞怯將不被允許。他們默默地快步走向2樓。

當柯拉輕鬆自如地走進浴室時,他們的恐懼真的來臨了。要開始洗澡了,柯拉迅速地解開美樂蒂白色的及膝連衣裙。「很好,開始吧,年輕的男人,你已經夠大可以自己脫衣服了。」然後,比利臉紅地脫去他的牛仔褲和T恤衫,接下來拉著他的小太空船白色內褲。因為美樂蒂不是自己脫衣服,所以當柯拉抓住她的粉色紫羅蘭內褲時,她不能使柯拉暫停下來。然後很快地被脫了下去,留下她完全地赤裸著。柯拉嚴厲地瞪了一眼,比利也立刻變得赤裸了,然後,他們發現他們一起待在浴缸中。

隨著柯拉不斷制止他們的嬉戲和打鬧,終於幫他們洗完了。然後比利裹著浴巾到臥室去穿睡衣了,柯拉則幫助美樂蒂套好了她的白底藍線條睡衣。柯拉拉著美樂蒂一起到了臥室。當美樂蒂走進臥室,她立刻明白了。比利正面對牆角站著,羅傑坐在雙人床上。他指著美樂蒂說道:「過來,美樂蒂。你不要以為我們會放過你的屁股,現在,你會知道你多麼需要它們……」

美樂蒂啜泣著走到羅傑的右手邊。同個時刻,柯拉拿著她的可靠的舊髮刷,坐在梳妝椅上,叫來比利,並脫掉了他的睡褲。羅傑輕輕攬過美樂蒂的腰,將她按在腿上。他們因為年齡變得很瘦,所以有一點不舒服。趴在柯拉的腿上比較舒服,但美樂蒂還是喜歡爺爺的手勝過奶奶的髮刷!!當羅傑捲起美樂蒂的睡衣邊緣,露出她的小光屁屁的時,她偷看了比利一眼,比利正趴在奶奶的腿上,他的光屁股正緊張地痙攣著。

「啪啪」聲中,爺爺的手一下下地打在美樂蒂的屁股上,不久,清脆的「叭叭」聲從奶奶手中髮刷與比利光屁股的撞擊中發出。不久,兩個孩子同時蠕動和哭喊,因為他們的光屁股被打得又熱又疼。當兩個孩子的哭喊聲達到了效果後,羅傑和柯拉停止了打屁股,柯拉拉上比利的睡褲。然後,兩個孩子被放上了雙人床,一邊一個,而兩人仍舊哭泣著。

為了讓他們能儘快入睡,柯拉和羅傑離開了。不久,哭聲和抽泣聲平息了一點,孩子們互相默默地安慰著。他們擁抱著,哭著進入了夢鄉。

******

第二天,星期六,很冷而且下著。這裡幾乎從未下過雪,美樂蒂和比利想出去堆雪人(喂!如果你也不得不成為一個孩子的話,你也同樣會對它感興趣的)。但是柯拉說,他們必須吃完早餐後才可以。

早餐是鹹肉、穀物、煎餅、糖漿、橘汁和牛奶。兩個孩子耐心地等待著,美樂蒂正在被套著大衣、圍巾等等的(比利可以自己準備衣服)。不久後,孩子們就在雪中嬉戲打鬧了。他們互相扔雪球,美樂蒂扔了一個大個兒的,比利躲開了,雪球飛向了廚房窗戶。

當然,玻璃阻擋住了雪球,落在地上。

但是柯拉講過,要他們不要在房子附近扔。當廚房門打開時,美樂蒂感到大禍臨頭,她抽著鼻子慢慢地走了過去,思考著,還是坦白比較好,所以她承認了扔雪球並道了歉。

「很好,我喜歡說實話的小姑娘,但是,我是不是告訴過你不要在房子附近玩?現在給我進來。(大聲)還有你,比利!現在該給你們取取暖了!!」比利很害怕,但是他沒有選擇。然後,發現柯拉為他盛了一大碗熱湯,放在廚房的桌子上。「把它喝光,男孩,當我在樓上打美樂蒂屁股的時候。不准上去!

科拉抓起美樂蒂,把她帶到了樓上的浴室,一件件脫下她的衣服。最後,美樂蒂僅穿著棉布吊帶裙被帶到了柯拉和羅傑的臥室。柯拉從包包裡快速地取出媽媽助 手,坐在床邊。美樂蒂不禁害怕了起來,她預期著那個可惡小木板打起屁股來將會多麼地刺痛。柯拉開始解開美樂蒂的吊帶裙,脫下了它,淺藍色的內褲也遭受了相同的命運。柯拉把她從衣服裡抱出來按在腿上,脫掉她的綠色襯衫,用手摩擦著美樂蒂的光屁股。

「美樂蒂,直接違抗命令的後果, 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你會被狠狠地打一頓屁股,用我的小木板。」說完,柯拉拿起木板對著美樂蒂的光屁股開打。木板拍上美樂蒂的光屁股,使她不停地唉叫著。僅僅六下,她就開始哭喊了,打屁股總是能讓她受到震撼性的疼痛。

僅僅十二柯拉就停止了。 「通常不只這樣。但是這次我還沒問你就坦白交代了。這就作為你誠實的獎勵吧。」柯拉扔下木板。「我改用手好好打你屁股一頓。」

柯拉真的沒再用木板,美樂蒂很快又哭喊了起來,因為奶奶正在不停地用手打她的光屁股。她掙扎扭動卻無法減緩任何一點疼痛。在教育淘氣小姑娘這方面,柯拉有豐富的打屁股經驗,只有在柯拉認為美樂蒂已經被打到一定程度,接受了她的教育後,美樂蒂才能夠站起來,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被修理過後,奶奶帶著美樂蒂下樓,她仍舊抽泣著,坐在桌邊(疼!)喝她的湯。下午,當比利全神貫注看兒童節目的時候,美樂蒂不得不上樓去午睡。

午睡之後,美樂蒂特別小心自己的行為。這一天雖然過得很無聊,但是她畢竟沒有再被打屁股。

比利就沒這麼好運了。當爺爺轉臺看高爾夫時,他發了個小脾氣(比利討厭高爾夫),爺爺立刻跩他到了牆角,這是他自作自受。然後爺爺帶著比利上樓,給他足夠的板子,也好像來幾下皮帶。這時候,下午的其餘時間,比利在樓上爺爺奶奶臥室裡哭喊,美樂蒂在觀看著電視。

那之後,美樂蒂甚至不介意和比利共用一個浴缸了。事實上,她發現皮帶留在他屁股上的四條鞭痕是如此的迷人。

第二天早晨,比利要回家了。所以,只有美樂蒂陪同羅傑和柯拉去教堂。她仍舊非常規矩,甚至傳道過程都乖乖的。然後他們見到了她的父母,他們自然會問奶 奶爺爺美樂蒂表現的如何。然後,自然的,他們談論到了雪球。

那意味著,她回家後會趴在媽媽的腿上得到一頓狠狠的打屁股。只是用手,不是她預料的髮刷。

這表示,誠實真的是個最好的策略。

或者,至少能減輕點疼痛。



*** The End ***

◎英國作家盧克‧佐根 Lurking Dragon 所著
http://www.thespankingcorner.com/stories/lurkingdragon/melody/sleepover.html

◎Melody's Stories,也有人翻譯成麦乐迪的故事。

1 則留言:

  1. 光是編輯重新順稿也花了我整整兩天的時間。原來校稿一點也不輕鬆啊。

    回覆刪除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