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7, 2010

美樂蒂故事集6 - 兩個媽媽太多(theresa13翻譯)

兩個媽媽太多(theresa13翻譯)

這個故事設定在二十八世紀,返老還童這項科技已成熟並廣泛使用,不僅僅為了延長生命,也用於對罪犯的處罰。美樂蒂是個五十歲的女人,去年十月她因為竊盜罪被判刑,判決她必須返老還童到6~12歲三次循環,就像所有被判定有罪的犯人一樣,她第一次返老還童的經歷是由經專業訓練的『父母』刊管,他們被授權可以頻繁的對美樂蒂打屁股做為她應得的懲罰。

這是一個虛構並內含體罰的故事,未滿十八歲禁止閱讀,請立刻離開。

*****

Feb 12, 2748

這是2月中旬,美樂蒂剛剛從外面玩耍回家。她的母親,瑪麗,脫下她厚重的外出服,美樂蒂很快就一屁股坐在廚房裏喝著熱湯。午飯後,美樂蒂被允許在客廳玩一段時間,然後小睡。

下午門鈴響了。瑪麗去應門,迎來一個看起來約略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美樂蒂立即認出了她,並打了一個寒顫。雖然知道不可避免這次的會面了,她仍然無法面對這麼可怕的未來。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女士...?」瑪麗問。
「我應該先打的電話來的,但是當我聽說時真的是太難過了 ...我是卡羅‧馬斯頓。美樂蒂的母親。」
「哦...請進來,嗯..妳原本不知道???」
馬斯頓女士,美樂蒂的生母,走進了客廳。美樂蒂現在坐在椅子上,低著頭,已經哭了。

「不,我從來沒聽說過。美樂蒂你怎麼能這樣!我離開這個星球後一年來發生了什麼??我的女兒,我唯一的孩子,居然成了一個罪犯!一個嚴重的小偷!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是什麼?你在想什麼!回答我,小姐!」

瑪麗明智地保持沉默,只是安靜的看著這母女團聚。

「媽,我很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唐諾這麼愛旅行,當我知道我們買不起的時候……所以才會…想拿… 」
「唐諾,唐諾!就知道這個人不好!我警告過你,小美,但是…對,你當然可以不用去聽你媽的話。此外,從來沒有獲得任何銀行貸款、沒有人信任他,就你這傻瓜要寄望他,你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現在知道錯了吧?不是嗎??」
「是..是啦,但是.. 」
「還有但是!你知道,你是去偷!
「我是!我會還的...」
「是偷!你四歲那年,你從商店偷玩具,那次我真應該好好打你的屁股。不告而取謂之,我教過你的,如果知道你會有今天,我那時候應該要打得更狠才對。我該怎麼面對我的的朋友呦!啊,有一個當小偷的女兒!我永遠沒辦法住下來了,每個人都會...」
「媽媽,不是這樣的,你知道的!你看我現在是還童者了!我已經深刻的.... 付出代價了!你教過我的俗語,哪,過去的都過去了,對不對??」
「嗯,是的,照道理說經過長期的返老還童,會讓你你重新開始,會讓你被原諒和被遺忘,就像頑皮的孩子被打完屁股就會被原諒。但是,你知道我的那些朋友... 」
「如果她們不願意照著規則走,這是他們的問題!」

「不過,你母親卻還是因為妳的行為丟臉了,美樂蒂!」瑪麗突然插話道:「即使你是一個成年人,你的行為卻為卡羅帶來負面影響。她有權利生氣。」
「哼!我的確是對美樂蒂感到生氣!但親愛的,我也忽略了你。嗯,您就是詹森女士嗎??美樂蒂現在怎麼樣?她正在她的刑期中嗎??我猜你每天都得打她屁股,對吧。我必須承認,我雖然生氣但看到現在的處理情形還是感覺到有些欣慰,妳不知道,她小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個擋不住的小惡魔。我敢打賭,她回到六歲肯定跟以前一樣難以管教!」

「你會很驚訝每天一到兩次打屁股對小朋友的教養多麼有幫助,卡羅。剛剛我們討論到妳對小美有多麼生氣。我想讓你知道你其實可以...表達...這憤怒多一點...用更直接的方式,你可以走出第一步感受它的效果...」

瑪麗將手滑進她的包包,掏出了稱為”媽媽助手”的惡毒、打屁股用的小板子,並把它放在茶几上。美樂蒂盯著它,小臉慢慢地崩潰,因為她意識到了她的新媽媽正向她的舊媽媽提出什麼建議。

卡羅拿起小板子。這是由一個金色的木頭做成的。 27釐米長,(10釐米是手把),非常薄(3毫米)和比較窄(5釐米),'助手'屬於輕度的,適用於任何年齡的還童罪犯。

「美樂蒂小時候我也有一個這個,但我從來沒有使用過它。」她直直看進女兒的眼睛說:「也許我那時應該用的!如果我用了,也許我們就不會在這裡!」

卡羅突然坐直了身子,坐到沙發邊緣。「過來!美樂蒂,來這裏,到我的膝蓋上,小姐!我要打你的屁股,直到你哎哎叫!來吧!」

吸吸鼻子,美樂蒂滑下椅子和小步小步走向對她生氣的親生母親。走到可以碰到的距離時,卡羅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個使勁,美樂蒂已經趴在卡羅的腿上,臉朝下。「不~~~」小美大叫,她處在一個久違了四十年的姿勢下。這個姿勢似曾相識。具體的說是她的肚子和大腿壓在卡羅的膝蓋上。她的母親熟悉的調整美樂蒂趴在她身上的方式...突然,她的心頭掠過最後一次她趴在媽媽的膝蓋上被打屁股的記憶。她五歲,玩火被抓到。毫髮無傷,但她還是在內褲上挨了好幾下屁股,然後被叫到一個角落'面壁思過'。

現在她突然回到了同樣的立場,她纖細的身體只比以前那時稍大。一巴掌下去「啪!」「噢!媽媽!」她的頭抬了一下,卡羅的手在美樂蒂包覆著牛仔褲的屁股上賞了一記響亮的巴掌!然後又是連著好幾下打在藍色的布上!

「啊,卡羅你把她當成一般的孩子了。你應該要記得她現在是個還童罪犯。這種吊帶褲應該脫下的。」

「哦。這樣啊! 我想這是老習慣了,來,小女孩起來,不,手走開,肩帶在哪兒...喔!這兒,兩側有鈕扣...不要動,美樂蒂,天!我以前看過你內褲多少次啦,我是你媽!到哪裡?到膝蓋下!現在趴回媽媽的腿上!」

脫下的吊帶褲掛在膝蓋上,美樂蒂很快就重新被固定在卡羅的腿上,她那穿著粉紅色內褲的小屁股就落在中間,剛好在卡羅右大腿上。瑪麗很快走過來,坐在卡羅旁邊沙發上,確保美樂蒂的手待在它們該待的地方

現在,當媽媽的手掌開始打那只有被微微的保護的屁股時,美樂蒂大叫起來。「噢!呀!(抽泣)媽媽!嗚!哎喲!呦!噢!」可以聽見她清晰的喊叫和哭泣聲夾雜著打在內褲上清脆的打屁股聲。然後,卡羅甩甩手,露出一個痛苦的表情。(手都打痛了)

「你太疏於練習了,卡羅。使用那個板子,不然要它幹嘛。」
「喔,瑪麗,謝謝你。」

現在的美樂蒂開始真正哭了,那惡毒的小幫手要開始打在內褲上了,那可比卡羅的手要痛得多。「這裡! 還有這裡! 喔,這板子確實可以讓你振作,美樂蒂。它必須讓你真正的痛!你是小女孩時,我從來沒有這樣打過你,現在想想我那時應該要這樣做!噢,用它讓你喊叫!我敢打賭,你的小屁股變得很紅了!」

「那麼你何不看看呢。」瑪麗附和「另外,我覺得正好順便可以給美樂蒂來一個光屁股上的好好懲罰!」

「不~~!(抽泣)不要光屁股!不要打在光屁股上!媽咪~~!求求求求你!(抽泣)」,但當時她的母親已經拉下美樂蒂粉紅色的內褲,拉到那糾纏一坨褲子的膝蓋邊上。美樂蒂頭朝下,拼命搖擺踢腳,但沒有什麼能夠阻止那可怕的小木板落下... 「咻啪!」「啪!」「啪!」

「呀~~~(抽泣)媽~~咪~~!不要~~好痛,唉~~~呦!打在~噢!光屁股~ 喔!太(抽泣)痛了!」美樂蒂的抗議一點效果都沒有,尤其是她媽媽發現打她頑皮的小女兒屁股,讓屁股刺痛、痛苦是多麼的有用,而且十分的值得,讓人滿意,只不過舊媽媽比起一般人來說晚了數十年才發現。

「哦,我完全相信打在光屁股上絕對是更痛,美樂蒂!它肯定讓你可愛的小屁股紅通通!是的,你拚命動來動去,跳上跳下瘋了似的,不是嗎?我幾年前就該這樣做的!我敢打賭,從現在開始你絕對會乖乖的!會不會?對,小姐,你早就需要這個了,我當年就是對你的小屁股太好了!」終於,卡羅把小木板扔到一邊,美樂蒂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卡羅揉著她的光屁股揉了好久,她才平靜下來。「你說得對,瑪麗,這確實讓我感覺好多了!我覺得不那麼氣小美了。你呢?小姐你覺得如何?」啪,啪,啪,啪!「你有沒有覺得對不起我??(啪!啪!啪!)嗯?」

「(抽泣)噢呦!媽媽!有~我有!我以前不覺得,但,(吸鼻子) 現在我知道,當我偷那個錢 ...這不僅僅只是影響了社會和我,影響了你和爸爸和每個認識我的人。我,背叛了你們大家。我從來沒有認知到這點,我真的該打!我真的、我真的、活該被打屁股,每一下屁股的疼痛是為了向所有人賠罪!哦,媽媽..... (抽泣)」

「媽媽,可以請你多打我幾下嗎?(哽咽)」
「噢...美樂蒂親愛的...我很樂意。」

就這樣,卡羅的手開始以緩慢的速度,一下、一下的打在美樂蒂的光屁股上,帶來一下、一下的刺痛。沒有聽見卡羅的責駡聲,也沒有聽見美樂蒂的求饒聲,只有一下、一下親手打在她熱辣辣屁股上的聲響和一個頑皮孩子喊叫和哭泣的聲音,一個受之無愧、十分需要、而且來的太遲的一頓打屁股。

「你需不需要用板子?」瑪麗問。
「不,不,我想我們都需要肢體上的接觸。無論如何,感謝你。我想說,我看到你對美樂蒂做的真的很多、很棒。從我最後一次看到她以來,她真的有很大態度上的改變。謝謝。」

這頓打屁股持續了很長的時間。卡羅有時會停下來讓她的手休息幾分鐘(噢還有美樂蒂的屁股)。然後,持續的打屁股。當這頓打屁股結束時,她們變得過去幾年來前所未有的親近。瑪麗也知道她們需要恢復接觸,即使只是短短的。卡羅帶著美樂蒂到樓上房間,在那裡她和瑪麗一起幫美樂蒂脫衣服換睡衣,讓她午睡(雖然有點晚)。

有點驚訝的是,兩名女子迅速成為親密的朋友。她們交換了美樂蒂幼稚的冒險和惡作劇故事(新的和舊的)。瑪麗甚至讓卡羅看一些精心挑選的、先前美樂蒂被打屁股的影片。「所以你看,相較於其他的還童者,我們給美樂蒂的打屁股是相當合理的...」

兩個小時後,快要五點了。瑪麗和卡羅一起去喚醒美樂蒂。

剛剛睡飽,小美揉揉她的眼睛。瑪麗拿出了大的太師椅放在她房間坐了下來。 「美樂蒂,其實你的親生媽媽還是生氣的,即使她不這麼認為了。此外,你現在是我的女兒,而且是個返老還童的罪犯。去你的梳粧台,把髮刷拿過來。現在去。」

卡羅有點目瞪口呆,而美樂蒂發出出高音調抱怨這不受歡迎的消息,但訓練有素的小女孩知道最好不要抗議。她迅速地從梳粧台拿了她的紅楓色髮刷交給了她的新媽媽。瑪麗拉下小美的棉質睡褲,並且把美樂蒂拉到自己的膝蓋上。她的光屁股仍熱熱的,從那粉紅色看得出上一頓打屁股的疼痛。

「髮刷,小美」瑪麗下令。美樂蒂用右手將髮刷遞過自己身後。瑪麗拿了髮刷,然後抓住了美樂蒂的手腕,把她固定在美樂蒂的背後以保持她的姿勢。

第一下髮刷重重落在右半邊屁股的正中間。幾秒鐘後,第二下落在左半邊屁股的相同位置上。接著,這頓打屁股進行得十分順利,一下接著一下,準確的對她的光屁股帶來火燒般的疼痛。卡羅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十幾下板子讓美樂蒂的屁股越來越熱、越來越紅比她下午打的紅還要紅。而清脆的板子持續的落下,她的屁股變得更紅,更熱,美樂蒂的哭泣和嚎叫更是難以置信的。瑪麗讓卡羅看的,正是讓一個頑皮小犯人做為一個還童者所該服的刑罰,一個現場演出!

打屁股結束的就像開始一樣得突然。美樂蒂又哭又叫,整個臉佈滿了淚水、口水、汗水,美樂蒂哭哭啼啼,瑪麗讓她在自己的膝蓋上多停留了幾分鐘等她平靜下來,然後讓她到角落,坐在她的小椅子上直到晚飯,當然是保持光屁股,只穿睡衣的上衣。卡羅看著美樂蒂的啜泣聲在她紅屁股壓上硬硬的木頭椅子時變得更激烈時,得到了一絲滿足。咯咯地笑了一聲轉身對瑪麗說:「美樂蒂一直都很恨面壁。我猜想現在她有更多理由痛恨面壁!」

六點,當卡羅和詹森一家坐下一起吃飯時,極為虛弱的美樂蒂、畏縮的坐在桌前,當然還是光屁股。晚飯後,在卡羅要去趕交通船之前,卡羅和瑪麗一起幫美樂蒂洗澡。

「謝謝你,瑪麗。我之前很氣美樂蒂的所作所為...但現在不會了。我認為我們比起之前那幾十年都還要親密。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你照顧她照顧得非常好, 除了打屁股以外,嗯...我知道那是你應該做的...」

「你可以看出來,打屁股可以很有效地幫助她。她要為自己所做所為感到後悔,而且她這樣傷害她的朋友和家人,她感到羞恥和內疚,她知道一頓打屁股可以幫助她,消除一些內疚。」

「這就是你打他屁股的原因,但。打得那麼重??」

「大部分。有時候更重,你知道她不是真的6歲。更何況,還有很多日常打屁股並不那麼重。大部分是用手打。我常用的是媽媽幫手,特別是如果她一直,嗯哼,不那麼完美又沒有到真的頑皮的時候。但我要告訴你,她大約每週會得到兩次又響又重的打屁股,用板子或也有可能是髮刷,這還沒有把她因為調皮而被揍的那些打屁股給算進去!記住,她是一個還童罪犯,並且是在'嚴重的'第一輪裡的第一年。這應該是讓孩子視為在人間的地獄,而我們儘量做到好。」

「這麼多...而且這麼重?我不覺得這樣好。但我猜是必須的。罪犯,我的上帝,她是罪犯,是不是?我知道他必須真正受到懲罰。我...我想我不會來訪得非常頻繁。看到她這樣會讓我太難過,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你會好好照顧她。至少我們現代醫學可以做到不造成真正的傷害。此外,我獲得了一個工作在瑞文戴爾,你知道那裡吧?飛馬星座23-4。如果不是發生這些事,我可能還不會那麼快回到地球的... 」

「就這樣吧。相信我,我很感謝我們相處得這麼好。在受訓時,我們被教導原生父母可能是我們的一個最大的干擾。有時,我們甚至要禁止他們看到犯人,儘管我們不願意這樣做,親情是重要的。再見!即使你不能來,寫信給美樂蒂,我看到信會讓她寫回信給你的。」



*** The End ***

◎英國作家盧克‧佐根《美洛蒂故事集》之兩個媽媽太多
 http://www.thespankingcorner.com/stories/lurkingdragon/melody/two_many_mommies.html

◎Melody's Stories,也有人翻譯成麦乐迪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