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3月 11, 2007

直角另一邊2

我一直喜歡裸睡,睡姿又偏好趴著睡,真不知道這是不是顯示我基因裡潛伏著喜好spank的因子^^"

今天反正是週末,就給它狠狠睡到10點才起床:)。隨便拿了件運動外套披上,將拉鍊拉到脖子上,加上棉質軟布長褲,長髮也沒特意整理,就這麼隨意的批在肩上。呵呵,假日嘛,難得可以邋遢出門。

原本是想買個燒餅油條吃的說,好久沒吃了...結果那家永和豆漿今天也放假O_o?,
(可惡,賭氣ing,乾脆不吃了......)
買了個報紙,搭上電梯上樓,跟我一起搭電梯的,是一個陌生沒見過的男生,
我先按了十樓。(奇怪???他怎麼沒按???)我奇怪的一直盯著他看,他長得好高,我抬頭看他,沒想到他也在看著我
「你好^_^」他到先開口了
「呃...你好」
「你好呀,我是新搬來的10樓的住戶,我叫雋,第一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啊?你是住哪一間啊?」
「我是從趙小姐那邊租的房子,她目前打算住在大陸那邊,房子空著,所以就租給我囉」
「啊,是喔,」我說,(奇怪我怎麼覺得他的眼神好像是我們早就認識了呢?我不記得我有見過這個人呀)
眼看十樓快到了,沒想到他又開口了!

「請問,你是不是喜歡打屁股呢?」

呃!!!什麼!!!
我沒聽錯吧,心跳頓時漏了好幾拍
故做鎮定的說:「呃,你在說什麼啊,什麼打屁股?會有人喜歡打屁股嗎?」
我的眼睛根本不敢看他,眼睛直直盯著地上,喔,我覺得我的心跳得好快,臉熱熱的~~~
他走出了電梯,笑笑的看著我「十樓到了喔,你不出來嗎?」
呃...我快步走了出來,不敢看他,只想趕快開門回家,
可是這種時候,鑰匙就是找不到~~~><~~~

他到是不急著進門,走到我旁邊問我
「要不要來我家坐坐呀,雖然還很亂,不過同為spank的同好,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聊聊:)」
「啊!?」「你...你也喜歡打屁股啊.......」
驚訝的抬起頭來看他,他還長得蠻好看的嘛=^.^=

他就站在門邊,作出一個請進的手勢
而我,就像站在一個人生的轉折點一樣,那扇門彷彿化成一個莫名的黑洞,透出一股吸引力.…..
不過…這樣好嗎?才第一次見面耶
兀自掙扎了一下,小惡魔一棒敲昏了天使(反正只是聊聊天嘛,就跟在網路上與同好聊天一樣嘛~)

就這樣,我第一次進入那直角另一邊的家
***********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打屁股啊?」
「哈,因為我們臭味相投,我在妳身上聞道味道了!」雋說
「少來!」
「哈哈哈,妳真的想知道嗎?」
「當然呀!!!」
「因為我昨天一般來,窗戶打開就看到了美麗的風景呀,哈哈」
「美麗的風景O_o?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懂,外面明明就只是馬路和高樓大廈而已呀
雋用一種饒富興致的眼神看著我,讓覺得怪怪的,
我說:「你幹麼這樣看我啦,我身上有什麼怪東西嗎?」
「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喔,」「為什麼要生氣?不會啦~~~~」
「真的不生氣喔」「真的!」我保證的說
「因為昨天我一打開窗戶,就看到你美麗的光屁股翹得高高的呀」雋說

((什麼!完蛋了,我早就忘了,完蛋了啦~~~早知道就要記得拉窗簾>"<被人家看光光了啦,怎麼辦=>.<=))

怎麼辦呢,我又好想回家了T_T,要是有個地洞給我鑽就好了T_T

雋突然變得很嚴肅,用一種威嚴讓人很難抗拒的聲音說:「年輕女孩子怎麼可以那麼隨便呢?窗簾都不拉,就這樣光著屁股趴在床上扭來扭去的,你說這樣該不該罰呢?」
頓時,我成了小女孩「對不起嘛,我想說那麼高.......」
雋挑高了眉毛打斷我「做錯事還理由那麼多?」
「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像妳這樣隨便該不該罰?」雋又問了一次
我頭低低的,小聲的說:「該......」偷偷瞄了一眼雋,他不笑的時候,好正經
他站了起來,拍拍沙發軟軟的扶手,說「妳自己知道該怎麼辦吧」
天啊,我的屁屁真的要挨打了嗎,雖然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情境,真的發生了,卻讓人不知所措
雋看我傻在那兒,一動也不動,便加重了口氣「還不自動一點!!\_/」
我摩蹭摩蹭,小步小步,不甘願卻又帶著點兒期待的走了過去,趴在那沙發的扶手上,將屁股翹高
雋將手放在我的屁股上,雖然是隔著層褲子,不過那薄薄的棉質的褲子和小褲褲卻好像沒發生什麼作用。屁屁感覺到雋的手,心理又是害羞又是緊張,心臟比自己幻想要跳得快多了!
「準備好了嗎?」雋溫柔的問
「嗯........」
「啪!」雋的大手拍了下來,也許是他沒有很用力吧,不是很痛。雖然如此屁股還是會有點閃躲的扭來扭去,
「啪!」「啪!」「啪!」「啪!」「啪!」隨著雋的大手一下一下的吻上我的屁股,我覺得屁屁開始發熱,(其實是我整個人都熱起來了....=^.^=)

「小女孩,自己說,為什麼會被打屁股呀?」
「啪!」「哎呀!因為...因為....噢!因為我在家光著屁屁沒拉窗簾」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姿勢下,自然的就會乖乖的聽話
「啪!」「那該不該罰呢?」雋的聲音又從後面傳來
「該......」
「啪!」「下次會不會記得拉窗簾呢?」
「啊,會啦~~~」
「啪!」「下次再作錯事的話,要怎麼罰呀?」
「罰....罰打屁股」
「下次可就要光屁屁了喔:)」
「嗯......」
這些對話,一向我都只敢在網路上過過乾癮,沒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有一個人在這兒教訓我隨便的生活態度,這一直是我期待的,今天真的成真了,像個小女孩一樣乖乖的回應雋的訓話,幸好穿著褲子雋看不出來,其實......我下體早就興奮的濕了一大片呢=^.^=

「我現在要換個工具,狠狠打你20下,讓你長點記性!」雋說
「啊!不要啦~~藤條會很痛耶」我揉著屁屁哀求著
「不痛你怎麼會記得教訓,乖乖趴好,再慢吞吞就30下喔」
「哇,好啦好啦」我只好看著雋從櫃子上拿下來長長的藤條,又乖乖的趴了回去,把屁股翹高
「土匪」我偷偷小聲嘀咕著......
「啪!」「你說什麼!不要以為我沒有聽見」雋咻的一聲,藤條就精準的打在我屁股的最高峰
「哇~~~~~好痛!」藤條果然不一樣,我痛得跳了起來!
「好痛,不玩了~><~」我揉著屁股挨怨的跟雋抱怨
雋生氣的說「誰是跟你在玩了,這是處罰,誰準你這樣跑起來的,趴好,剛剛那一下不算,我們從頭打20下」
「我不要!」實在是太痛了,為了我的屁屁好,我開始任性起來了
雋的臉變得很難看,走過來用力的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往沙發壓下去。一手用力的壓注我的腰,不讓我掙扎爬起來,一手拿藤條用力抽我可憐的屁屁「妳實在是太任性了,做錯事受處罰還有人說不要就不要的嗎?看來妳還真的是需要有人好好教訓妳這個壞脾氣!」
「啊!好痛!對不起嘛~~~我不敢了啦,」「啊!不要再打了啦」「嗚......」
藤條真的好痛,穿著褲子挨打都那麼痛,我實在不能想像影片裡光著屁股的女生是怎麼挨過藤條的。雋好像是真的生氣了,打得好用力T_T,一下接著一下一點都不留情,一陣一陣的疼痛都連成一片了,我根本不知道現在到底打到第幾下了,內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趕快結束”
雖然心理是知道自己太任性了,可是屁股真的好痛呀,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這樣挨打,雋又那麼用力,心理一陣委屈,就在藤條揮舞的咻咻聲下,不住哭了起來。

雋被我的哭聲嚇到了,立刻停了手,溫柔的把我扶起來坐在他腿上「對不起,是不是我太用力了,很痛吧……」
說也奇怪,我竟然也不覺得尷尬,一切就是那麼自然,我就窩在雋的懷裡哭著。自己一個人慣了,有個胸膛可以靠的感覺竟是讓我那麼的眷戀,雋也沒有問我什麼,就大方的將胸膛借給我靠。

啊~~~好久沒哭了喔,有個理由哭一哭發洩一下也不錯:P,在雋懷裡賴夠了,我站了起來
「我要回家了」
「啪!」雋不懷好意的又一掌往我屁屁打了下去「還沒請問小女孩大名呢:P」
「喂,你怎麼這樣偷襲啊,人家屁屁一定黑青了啦,你還偷打我><,不告訴你,哼~」
「不說嗎?不說再打一頓喔:」」
「哇~~~那我要快跑」為了不再讓屁屁受罪,當然要快跑呀~~~~~
不過他家跟我家一樣小T_T,而且搬家來的東西還沒完全整理好,雋又腿長手長的,我竟然跑沒幾步就被他抓到了。我在他手中好像小雞,被拎了起來,趴到他的腿上
((真是的!我今天的姿勢怎麼老是趴著呀!!!))
「不講,當然是要打到你講為止囉~」雋一派輕鬆的說
「啪!」「啪!」「啪!」冷不妨又挨了三下
「喂~~~~~君子動口不動手耶~~~~~~」我踢著腿抗議著,「你要讓我起來我才跟你說!」
「啪!」雋又偷打了一下才放我起來
「愛,我的名字是愛,就叫我小愛吧」^_^

「咕~~~~~」肚子發出了讓人尷尬的聲音=^.^=
「呃...不好意思,我今天還沒吃早餐^^"」
「是嗎?那我想,你必須為了沒吃早餐,沒好好照顧自己付出代價」雋笑笑的說
「什麼!人家屁屁才剛剛被你打腫耶~~~」我抗議著
「我請妳吃中餐吧^_^」雋用那種帶電的眼睛衝著我笑著
(Y^_^耶)

「妳吃飽了才有力氣受罰呀^_^」

(---_____---呃......逗點逗那麼大幹麻......)

雋似乎笑得更燦爛了:D

2 則留言: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