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10, 2007

直角另一邊1

一個女子單身在台北這個城市生活著,標準的上班族。每天早上起床,就是擠著公車到辦公室。

每天生活的樂趣,多來自於網路上spank家族(=^ ^=)。也許是隨著故事裡的情境,成為裡頭的女主角﹔也許是在talk之間,跟同好調皮說著今天犯了什麼錯,挨一頓文字的打(^^")。

不過也只有躲在電腦後面,才敢如此自在的面對自己的情慾吧......

我,獨身女子,在台北東區一處國宅10樓,租了個8坪的小房間。我們那棟國宅建成L型,我的房間就在那L的折角處。

__
| |
| |
| |__
|  X |
|____|

我的窗戶就挨著L的直角,我做了一個薄紗透光的窗簾掛在上面,我喜歡陽光灑進來的感覺(^_^)。將我的小床推去緊緊挨著窗邊,天氣好時,總喜歡拉開窗簾讓陽光曬在我的床上,晚上棉被就有暖暖陽光的味道。夜晚躺在床上,看著台北映著霓虹燈不黑的天空,幸運的話,可以看到幾顆明亮的星星:)。

直角另一邊的窗戶,也是住著一個獨身女子,我都叫她"趙姊",那是她父母的房子,不過她父母都在南部養老。唸戲劇的她,還努力的在大陸修博士,一年沒幾天住在這兒。不過她每次回來,我要是挨在窗戶旁,就可以隔著窗簾聽到她現在在幹麻......

通常,我在工作一天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脫衣服,高跟鞋和內衣總是讓我感到束縛。在家裡,我最喜歡的標準衣著,就是罩著件寬大遮到點屁股的棉質T恤,加上棉質小褲褲,赤著腳在家裡跑來跑去^^。反正,十樓那麼高,距離馬路對面的住家也有好一段距離,唯一可以看到我的,那直角另一邊的窗戶又幾乎算是空戶。在家嘛~^^~還要擔心是不是會偷窺?那實在是太累人了,自己舒服就好^_^/

坐在電腦前面,那小小的螢幕總是能輕易的挑逗我的情慾......
有時候呀,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就是兩片屁股蛋癢癢的想挨點兒痛(=^.^=),可是呀,總不能要我隨便到路上抓一個男人請他打我替我解解癢吧^^,就算只是在網路上,要我們女人家這麼大剌剌的開口要求「我屁股癢想挨打,打我好嘛?」也是讓人亂不好意思的...

這種時候,我總會快速瀏覽幾篇喜歡的故事,或是看一大堆圖片影片,當心理慾望達到最高的時候,趴到床上,拿幾個枕頭墊高屁屁,緊緊抱著棉被想像自己犯了錯正在等待處罰(=^.^=)。這樣子趴著,全身的最高點就是屁股,全身的注意力也在那兒。

假裝,有個人在背後我看不到的地方命令我「自己把內褲脫下來!\_/」,我不好意思的...把手移到後面去,慢慢的把小褲褲褪到大腿上...臉也燥熱了起來...

討論區上不少人在討論DIY的方法,不過與其是自己用奇怪的姿勢打自己,我還是喜歡舒服的趴在床上讓想像力奔馳^.^

窗簾也沒拉,渾圓的光屁屁翹得高高的,電腦還在一邊轉著呢,剛剛故意讓它撥放的影片,傳來「啪!啪!」與斷斷續續誘人的哎哎聲,我的光屁股就這麼涼在那兒,皮膚跟空氣直接接觸,手抱著棉被,心理蹦蹦跳,「啪!」想像後面的藤條咻的一聲吻上了我的屁股,屁屁不禁顫抖一下,抱棉被的手抱得更緊了...

「啪!」「啪!」「啪!」光屁股有頻率的縮著,微微扭動腰隻摩蹭下體。隨著扭動的幅度越還越大,心跳越來越快,慾望更是高漲,下體早已濕了一大片......

***********

朦朧的睜開眼睛,我好像不小心睡著了,瞄了眼牆上的時鐘(\~o~/伸懶腰打哈欠狀...)已經一點了啊...

拉起小褲褲,起床刷牙關燈,在窩回床上睡去:)。

嗯,隔壁怎麼好像有聲響,是趙姊回來了啊?

3 則留言:

  1. 继续继续啊,不要在最关键停下来吗,吊人胃口

    回覆刪除
  2. 有趣的文章,收藏起來了!

    回覆刪除

越多人談論一件事,就像重複唸著同一個咒語,
事情會漸漸變成真實,願望會成真

一週熱門文章